歐洲難民危機:西方難逃歷史責任


   新華社記者紀時平     連日來,年僅3歲的敘利亞難民小艾蘭“沉睡”海灘的悲慘場面震驚世界,一些歐洲國家動了惻隱之心,擁堵在匈牙利的數千難民近日終於如願以償前往奧地利、德國等國,還有一些歐洲國家也有所鬆口但這不過是悲劇中的一絲亮色,困擾歐洲的難民危機短期內難以化解     誰該對這場難民危機負責不管是悄悄躲在一邊的美國還是深陷危機淤泥的歐洲,均逃不掉其應負的歷史責任     西方必須對中東北非戰亂造成的戰爭難民負有責任進入新世紀以來,美國等西方國家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打了兩場戰爭,除此之外,還軍事打擊利比亞,扶植敘利亞反對派打內戰,造成“伊斯蘭國”坐大其結果是,該地區內亂不斷,政局不穩,人民流離失所僅拿敘利亞來說,內亂已造成20多萬人死亡,上千萬人顛沛流離,其中有400多萬人逃出國門淪為難民     其二,西方應對巴爾幹地區乃至非洲的經濟難民負有責任被國際輿論忽視的是,當前在西歐各國申請難民的,來自巴爾幹的經濟難民不在少數據德國官方數字,截至今年7月底,來自西巴爾幹前南斯拉伕地區的經濟難民所佔申請量超過40%德國《明鏡》週刊報道,過去一年有10萬科索沃人前往西歐,目前只有1.3萬人返回原籍     究其根源,上世紀90年代,以美國為首的北約軍事打擊南聯盟,戰火雖已結束,但留下的“爛攤子”卻不再管這些年,許多西巴爾幹地區國家陷入嚴重的經濟危機,失業率高企,貪污腐敗橫行,有組織犯罪猖獗,社會福利癱瘓,人民看不到希望,只有逃難去西歐一條路     面對不斷湧來的難民潮,歐洲應對失措,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古特雷斯給出的評價是“失敗”眼下的歐洲,不僅引以為傲的人道主義和價值觀已被難民危機衝得七零八落,而且實際處置上亦不斷面臨新的挫折,難民問題正在給歐洲製造新的撕裂、對立     既知今日,何必當初俄羅斯總統普京直言,難民潮是歐洲國家的西亞北非外交政策的必然結果,而這一外交政策“實際上就是美國的外交政策”,因為歐洲國家“盲目地對美國亦步亦趨”上世紀歐洲跟隨美國軍事打擊南聯盟,在自己的身邊留下一個發展問題的“定時炸彈”,亦同此理     相比之下,由於遠隔重洋不受難民潮干擾,負有更大歷史責任的美國卻當起了“甩手掌櫃”,悄無蹤影據聯合國數字,美國只接納了約1500名敘利亞難民     美國躲在後面,毫無作為,連美國盟友和自己人都看不下去了德國左翼黨議會黨團領導人近日發表立場文件,指出美國應為歐洲面臨的難民危機承擔主要責任一些美國難民權益組織公開批評美國在安置難民上“做得太少”,呼籲美國接納更多難民     話說回頭,難民問題錯綜複雜,不是簡單“放開邊境”那麼簡單動輒數十萬的難民洶湧而來,涉及吃穿住行、工作、生活、治安等諸多方面,指望西方敞開大門全部接受難民是不現實的但也應看到,與土耳其、黎巴嫩等容留了數百萬難民的國家相比,西方的所作所為還差得很遠應對難民問題,西方不僅要切實承擔起應盡的歷史責任,更須追根溯源,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