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了中共大忌的电影 在中国大陆自然又是死穴


以1930年“雾社事件”为背景的台湾电影《赛德克巴莱》在台好评如潮,笔者认为很值得推荐,然而有官方背景的大陆影评却反应负面,虽说电影有望在大陆上映,但似乎难逃被大幅删减的命运雾社事件是台湾原住民反抗日本殖民统治的重要历史,理论上十分符合爱国电影的主旋律,为什么会在两岸产生两极效应这可是比较政治的好题目 对台湾原住民属于哪个文化体系这学术问题,不同学者有不同意见,但台湾的主流观点多认为他们属于南岛民族,和太平洋诸岛的传承接近--这也成了陈水扁把台湾标签为“海洋国家”的重要理论基础虽然北京把台湾原住民列为“高山族”,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55个少数民族之一,但在台湾,原住民的地位更为特殊:在日治时代早期,台湾岛与大陆对望的西部被列为汉区、靠近海洋的东部被列为蕃区,俨然“一殖民地两制”;电影的赛德克族人从头到尾都在说自己的语言,有些会说日语,但没有一个族人说过一个汉字,自然也没有身为中华民族一分子的意识近年台湾原住民自治运动兴起,主张根据民族自决原则,争取应有的自治地位,陈水扁加以笼络,于2002年代表台北政府签订了《原住民族与台湾政府新的伙伴关系条约》,第一条赫然是“承认台湾原住民之自然主权”无论这个“自然主权”是如何演绎,都肯定超出了北京赋予任何少数民族的权限既然北京视高山族为藏族、维吾尔族那样的少数民族,他们在台同胞的“自然主权”却被当地政府承认,那北京一旦统一对岸,会否继续承认这条约若说承认,如何向其他少数民族交待若说不承认,又岂非给绿营制造台湾本土文化被打压的借口 更敏感的是《赛德克巴莱》的日本殖民政府虽然对原住民歧视,但也颇有政绩,而近年不少日本学者喜欢比较二战前的日本政权与崛起后的中国,容易令人想入非非根据正史,日本在稳固台湾局势后,对原住民的政策由高压的“始政”改为倾向怀柔的“同化”,希望通过改善原住民生活,来合理化对当地天然资源的掠夺,并证明自己有能力和西方列强一样,对殖民地的“落后民族”施以“文明教化”这是日本“大国崛起”后的重要一页,只是我们不常在教科书读到而已雾社事件引起日本举国震惊,除了因为日本妇孺死伤惨重,更因为雾社原来是他们树立的样板:正如电影所说,日本在深山野岭的当地兴建铁路、医院、学校、宿舍,“希望把文明带给土著”,也刻意同化原住民精英为日本人这些待遇不但优于台湾境内汉人,甚至比日本国内好些地方还要好,到头来,原住民却不领情,电影还反问“难道就要接受那些对我们好的日本人来永远管理”,反映日本少数民族政策出现严重失误这样的背景,基本上就是日本学者对今日中国的批评:以为对少数民族地区兴建铁路、进行现代化工程、吸纳上层精英进入建制,就足以和谐局面,其实忽视了最根本问题,危机依然四伏特别是那些同情西藏的评论员,会从电影产生不少联想 不过从愤青角度,电影最大的“政治问题”还不是这些,而是对雾社事件的定性:根据蒋介石时代的国民政府,雾社事件自然是“山胞”反抗日本暴政的爱国起义,电影主角莫那鲁道死后还被他表扬,甚至被改名为“张老”,以淡化“赛德克Vs日本”的色彩但《赛德克巴莱》明显不认同这传统史观,点名曾获邀参观日本的莫那鲁道深明起事必败、而且可能灭族,还是一往无前,完全不是为了爱(中)国,也不是为了改善族人生活,只是为了“血祭祖灵”这说法似乎抽象,但其实有具体的意涵:日本人以“文明教化”为由,禁止原住民纹面等习俗,却无视根据赛德克信仰,只有建功立业才有资格纹面成为“真正的人”,那些英勇的灵魂才能经过“彩虹桥”进入祖先的猎场因此,他们不能纹面、被逼放弃传统,无疑于基督教徒被剥夺死后到天堂的资格既然电影把雾社事件重构为一场“宗教战争”,性质就和近年西藏、新疆骚乱策划者的说法相近,不用说,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