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屠杀再揭秘 国军溃败多蹊跷 中共间谍知多少


蒋介石决定“短期固守”南京 日方发出“制令线” 1937年7月7日,日军制造震惊中外的卢沟桥事变,第二次中日战争爆发日军在发动战争以来,遇到了中国国军的强烈的抵抗,尤其是8月13日开始的上海的淞沪会战,中国国军与日军已进行了3个月的惨烈而胶着的战争,彻底断绝了日军妄想三个月消灭中国的企图然而战事在日本第10军从杭州湾登陆之后急转直下,侧后被袭的中国守军被迫全线撤退 11月17日、18日国民党三次开会讨论南京防御的问题会议上多数将领认为部队亟需休整,而南京在军事上无法防御,建议仅仅作象征性的抵抗,而原湘系军阀、时任国民党上将唐生智及时任国军军令部第一厅中将厅长的刘斐(潜伏中共间谍)力主死守南京 中国最高统帅蒋介石一直以来对日军的态度是坚决抵抗到底,他的主张是虽然一时胜不了当时强大的日军,但随着日军作战战线的拉长,中国必定是最后的胜利者;同时他期望保卫首都的作战,可能对德国对中日的外交调停有利,并且还可能等到苏联的军事介入出于当时内政和外交上的考虑,结合当时国军的实际力量,蒋介石最终采纳了唐生智、刘斐等的建议,决定“短期固守”南京1至2个月,任命唐为首都卫戍司令长官,负责南京保卫作战 根据坚守南京的决策,12月初,中国统帅部共调集了约15万余人的部队保卫南京唐生智多次公开表示誓与南京城共存亡,对蒋介石则承诺没有命令决不撤退为了防止部队私自过江撤退,唐生智采取了背水死战的态度他下令各部队把控制的船只交给司令部,又将下关至浦口的两艘渡轮撤往武汉,还命令第36师封锁从南京城退往下关码头的唯一通道挹江门,这一“破釜沉舟”的命令给后来的悲剧性撤退埋下了隐患 日军原计划在上海附近消灭中国军队的主力,从而迫使中国南京政府投降然而,淞沪会战使日本受到了惨重的损失,致使日本决策层不得不考虑是否进攻南京的问题,同时日军还有来自苏联在北方的潜在军事威胁11月7日,日本东京将上海派遣军与第10军临时编为华中方面军的时候,将方面军的作战区域限制在苏州、嘉兴一线(即“制令线”)以东 而日军战地指挥官却强烈要求进攻南京:15日,柳川平助的第10军无视参谋本部的命令,决定趁中国军队溃退“独断敢行”地“全力向南京追击”;22日,方面军司令官松井石根鼓动参谋本部放弃“不扩大”方针,称“为了使事变迅速解决,乘现在敌人的劣势,必须攻占南京”11月下旬,日军上海派遣军和第10军全面越过“制令线”,分别沿着太湖的南、北两侧开始向常州、湖州进攻鉴于前线进展迅速的既成事实,24日东京废除了“制令线”,并于12月1日下达了攻占南京的正式命令 “国军长官”不战自逃 日军畅通无阻入南京 12月8日,日军全面占领了南京外围一线防御阵地,开始向外廓阵地进攻11日晚,蒋介石通过顾祝同电告唐生智“如情势不能久持时,可相机撤退”12日,日军第6师团一部突入中华门但未能深入,其余城垣阵地还在中国军队手中负责防守中华门的第88师师长孙元良擅自带部份部队向下关逃跑,虽被第36师师长宋希濂劝阻返回,但噎造成城内混乱下午,唐生智仓促召集师以上将领布置撤退 按照撤退部署,除第36师掩护司令部和直属部队从下关渡江以外,其他部队都要从正面突围,但唐生智担心属于中央军嫡系在突围中损失太大,又口头命令第87师、第88师、第74军和教导总队“如不能全部突围,有轮渡时可过江”,这个前后矛盾的命令使中国军队的撤退更加混乱 会议结束后,只有属于粤系的第66军和第83军在军长叶肇和邓龙光带领下正面突围,在付出巨大代价后成功突围,第159师代师长罗策群战死其他部队长官大多数没有向下完整地传达撤退部署,就各自抛下部队前往江边乘事先控制的船只逃离这些部队听说长官退往下关,以为江边噎做好了撤退准备,于是放弃阵地涌向下关一带负责封锁挹江门的第36师没有接到允许部队撤退的命令,和从城内退往下关的部队发生冲突,很多人被打死或踩死 12日晚,唐生智、刘斐等与司令部成员乘坐事先保留的小火轮从下关煤炭港逃到江北,此后第74军一部约5,000人以及第36师也从煤炭港乘船过江,第88师一部和第156师在下关乘自己控制的木船过江逃到下关的中国守军噎失去建制,成为混乱的散兵,其中有些人自己扎筏过江,很多人淹死、或是被赶到的日军射杀在江中大部份未能过江或者突围的中国士兵流散在南京街头,不少人放弃武器,换上便装躲入南京安全区13日晨,日军攻入南京城 日军疯狂屠杀军民、奸污妇女、焚烧房屋 13日,日本军对试图渡江逃离南京败退下来的几万中国溃兵和逃难平民进行了疯狂屠杀,打死、打伤无数;据上海派遣军参谋长饭沼守的日记记录:“海军参谋松田的报告说,13日,11战队大部到达南京下游,歼灭了1万乘木筏退逃的敌军”;中岛今朝吾第16师团的第30旅团旅团长佐佐木到一在日记中记述道:“这天遗弃在我支队作战区域内的敌军尸体超过一万几千具,此外,再加上装甲车在江上歼灭的,以及各部队的俘虏,我们支队共解决了两万以上的敌军” 日军不仅对解除了武装的中国军警人员进行屠杀,而且他们认为凡是可能参加过抗日活动和适合兵役年龄的中国青壮年也进行过若干次大规模的集体屠杀二战后,南京军事法庭查证日军在南京犯下的集体屠杀有28案,19万余人受害 日军还零星地屠杀中国民众,有些日军以屠杀多少中国民众为乐1937年12月13日,《东京日日新闻》(即《每日新闻》)报导了两名日本军官的“杀人竞赛”日军第十六师团中岛部队两个少尉军官向井敏明和野田毅在其长官鼓励下,彼此相约“杀人竞赛”,商定在占领南京时,谁先杀满100人为胜者他们从句容杀到汤山,向井敏明杀了89人,野田毅杀了78人,因皆未满100,“竞赛”继续进行12月10日中午,两人在紫金山下相遇,彼此军刀已砍缺了口野田谓杀了105人,向井谓杀了106人又因确定不了是谁先达到杀100人之数,决定这次比赛不分胜负,重新比赛谁杀满150名中国人这些暴行都一直在报纸上图文并茂连载,被称为“皇军的英雄”日本投降后,这两个战犯终以在作战期间,共同连续屠杀俘虏及非战中人员“实为人类蟊贼,文明公敌”的罪名在南京执行枪决 据不完全估计,在日军占领南京之后1~2个月内,约有2万至8万名中国妇女遭到日军强奸日军不分昼夜并在受害妇女的家人面前施行强暴,被强奸的妇女甚至包括12岁的幼女、60岁的老妇,乃至孕妇很多妇女受到了轮奸,有些妇女被日军强奸了好几次,往往有妇女受不住日军的折磨而死受害人或是试图保护她的亲属如果稍有反抗,往往就被日军杀死,母亲身边的孩子因为哭闹也经常被日军一并杀害此外,日军还强迫乱伦行为,不从就加以杀害日军对妇女的大规模强奸和虐杀直到1938年2月才有所收敛 约翰‧马吉牧师详细记录了一起典型的强奸灭门惨案12月13日,30个日兵闯入夏淑琴一家与房东居住的门东新路口5号,他们先杀死了房东夫妻和夏淑琴的父亲,用刺刀杀死了夏淑琴母亲怀里的1岁婴儿,之后轮奸了母亲和另一个房间里16岁、14岁的两个姐姐,她的祖父母在试图保护孙女的时候被杀死之后日兵杀死了惨遭奸淫的母女,并且在她们的阴道里插进瓶子和木棍当时7岁的夏淑琴和她4岁的妹妹被刺刀扎伤,她们因为昏死过去而幸存下来最后,日兵杀死了房东的两个孩子,4岁孩子被刺死,2岁孩子被用军刀劈开脑壳 南京沦陷之后的6个星期之内,日军几乎侵入了南京城内所有的建筑物据统计,城内外23.8%的建筑被纵火焚毁,63.0%的建筑遭到劫掠,因各种原因遭到破坏的建筑合计88.5%,这些破坏绝大多数都是日军在占领南京后造成的夫子庙等一带是南京主要的商业区,几乎全被烧光,整个市区约三分之一的建筑物被焚毁 中国珍贵文物也遭到大掠夺,据统计,南京市共损失古物26,584件,计商代青铜器、玉器等珍贵文物,字画7,720幅、书籍45,979册 国军溃败多蹊跷 中共从中作梗 中国国军南京保卫战的战败,其主要原因是中国军队装备、素质、实力等综合军事不如日军的直接结果,然而中国军队此次准备死守南京的态势下,确几乎不战而败退,令人生疑 主将唐生智及刘斐在战前力主死守南京,多次公开表示誓与南京城共存亡,对蒋介石则承诺没有命令决不撤退为了防止部队私自过江撤退,唐生智等采取了背水死战的态势,下令各部队把控制的船只交给司令部,并将下关至浦口的两艘渡轮撤往武汉,还命令第36师封锁从南京城退往下关码头的唯一通道挹江门 其疑点一是:如此的决心,并自堵生路的战法,在开战时,突然开会撤退;撤退时,未通知广大官兵一起撤退,只顾军官自逃,并且未给第36师下达命令,令其帮助官兵准备撤退,导致第36师与溃败的军兵自相残杀;种种疑点显示,如此排兵布阵分明是想要让日军吞吃国军的大部份士兵同时前线日军坚决不执行日本东京最高指示,坚决进军南京,有文章称有理通外合的嫌疑 疑点二:在淞沪会战中,中国国军溃退主因是,11月5日,日军在杭州湾北岸的金山卫侧翼登陆,致使国军处于日军的包围之下,而国军在1932年就噎汲取过日军侧翼登陆的教训,国军为何没防备日军侧翼登陆呢 据杨天石先生数年前关于淞沪会战的考证文章指出, 8月20日,蒋介石得报,金山卫有日本水兵登陆侦察,¬指令“严防”10月18日,军事委员会第一部作战组的情报提出,日军有在杭州湾登陆企图,但估计登陆部队最多一个师,不会对上¬海战局有什么影响11月5日,日军第10军司令官柳川平助以三个半师团的兵力,在舰炮掩护下,于杭州湾北岸的金山卫登陆 当时做出这项“错误”情报评估的军事委员会第一部作战组组长,即日后被证实为国府军委会最高阶的中共间谍:刘斐 疑点三是,唐生智、刘斐都是1949年脱离国民党,在中共窃取政权后,两人都曾任中共高官有证据显示,刘斐就是中共派在国民党内的高级间谍,胡宗南机要秘书、中共潜伏间谍熊向晖称刘斐在1930年已加入共产党《罗友伦先生访问记》也证实:“刘斐是共产党,在日本念陆军大学时加入的,与陈毅、邓小平属同一时期老郑,你是蒋委员长的学生,说话比较方便,你应该向委员长报告” 《吴思珩先生访问记录》也记载:“后来马家集之围还是他(邱清泉)出奇兵攻下天长时,马家集才解围的他慢慢才体验到国防部必有匪谍渗透,现在也终于证实刘斐、郭汝瑰皆为匪谍” 疑点四: 刘斐任军令部厅长其间,国共的多场战役,包括国军进剿苏中粟裕共军失败、王牌主力张灵甫七十四军在山东孟良崮被围歼、豫东战役、徐蚌(淮海)会战、国共三大战役等,刘斐都直接参与计划而三大战役中,国军的战略意图俱早被共军得悉而陷入被动,很可能是与刘斐泄密有关而周恩来也多次表示,与国军作战时,毛早已知道其作战计划,从而间接证明能知道作战计划的刘斐是中共间谍 八年抗日战争中,国军将士阵亡300万,平民丧生1,000万而中共通过抗日战争,不仅得以保存自己的实力,而且得以迅猛发展,至抗战结束时,中共军队从2万人发展到120多万人在八年抗日战争中,中共利用日军削弱了国军的实力,从中破坏抗战、建立国中之国,正如蒋介石所言:“共匪,大汉奸也!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