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来新行动:今日《红岩》谁来写?


就我而言,对《红岩》的评价有过深刻的历史变迁,如果我始终生活在体制内,不断地被说教洗脑,就会对其历史背景和故事情节,深信不疑,但只要走出愚昧,获得真实的更多的材料,就知道它充满着谎言,是一部欺世盗名的“语言垃圾”,只要人们读读龙应台的力作《大江大河》,就明白了我的意思,薄熙来如今想起了《红岩》,并非他懂历史,也不是重视文学创作,而是实用主义:他把自己标榜成红色接班人,他要用小说的有关刑罚的描写,骟动起来阶级仇恨,他要人们承认自己接班的唯一性和合法性,并在这个前提下,对那些与其意见相左的人,严厉镇压,其惨暴和非人道要胜过小说《红岩》相关描写的千百倍 当地媒体报导说,1961年12月,长篇小说《红岩》由中国青年出版社正式出版,全书共三十章作者罗广斌、杨益言都是重庆中美合作所集中营的幸存者,他们亲身经历了黎明前血与火的考验,目睹了许多革命烈士坚韧不拔的英勇斗争和壮烈牺牲的场面,并根据这些经历,创作了长篇小说《红岩》书中集中描写了革命者为迎接解放、挫败敌人的垂死挣扎而进行的最后决战,歌颂了革命者在酷刑考验下的坚贞节操,塑造出江姐、许云峰、成岗、刘思扬、余新江等众多可歌可泣、令人难忘的革命英雄形象,深刻展示了革命者的崇高精神境界和思想光辉 让我说,现在的重庆经历了比1949年还要裂变的政治事件,更值得作家们代言薄熙来为谋取上位,打击政敌,搞的所谓“唱红打黑”, 不仅造就了无数个新的江姐,许云峰,成岗和刘思扬,而且制造了比中美合作所厉害一千倍的黑监狱:“农家乐”和“渡假村”,据知情者披露,为了避开看守所里的电子监控设备,薄熙来,王立军下令抓捕了数万个犯罪嫌疑人,250多个专案组,出警7000余人,批捕,起诉,判刑了数千人,制造了震惊中外的李庄案,李俊案,方迪案,等等,一大批冤假错案,抢夺了上千亿的民企所谓“涉黄”,“涉黑”资产,这可比当年国民党残酷多了,试问:国民党抓了江姐,但国民党贪了她的钱财吗国民党的报纸,给人家抹黑说她有28个情夫吗国民党抓了许云峰,但目的是抢钱贿赂部队军头吗有过敲诈勒索巨额财产吗有开具法律文书, “抓了又放”,“放了又抓”吗国民党把“眨眼罪”强加给了哪一个律师国民党因为一句“顺口溜”而监禁了谁中美合作所里,有乌小青那样的法官“被自杀”吗薄熙来的脸皮比鞋底子厚,还好意思大张旗鼓地讲《红岩》 重庆媒体报导说,《红岩》一经出版,就受到社会的广泛赞誉,并畅销至今,影响了中国几代人目前,《红岩》小说已出版98次,发行逾千万册,并被翻译成英、法、德等多国文字,拥有众多异域读者和海外知音   我认为,红岩之所以畅销风行,与中共的专制统治和严控媒体以及误导读者有关,发行量只能表明洗脑的严重程度,并不能说明其艺术价值有多高,不过,我们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是毒害了几代人,薄熙来就是一个受害者和病入膏肓的人他从骨子里就不是一个彻底的民主派,而是崇尚暴力革命的封建君主意识很强的官员,他认为,他的父亲在文革中挨整受辱不是中国的制度出了问题,而是权力失落到了政敌手里,所以,他从监狱获释后,就立志夺回权力,报仇雪恨,谋取利益,再享荣华富贵,并使权力千秋万代传下去,果然,从县委书记到中央政治局委员,他如愿以偿如今,重庆上演的一切光怪陆离的闹剧,思想根源就在这里过去那些倒霉了的群众叫“反革命”,现在则叫“黑社会”;过去失败了的官员叫“走资派”,现在换了新词是“保护伞”;过去是毛泽东整他的家人,无所不用其极;现在,是 “薄泽东”反整别人,有过之而无不及;他挨整是“冤案”,他害别人是“铁案”!这就是他过去在大连贪腐枉法,如今在重庆变本加厉地做恶的主要原因 凭心而论,80年代初的薄熙来,在我的印象里,还有一点点的推动社会制度变革的激情,和民主法制思想,办事还有所顾忌,但后来贪财好色,官场熏染,已是权谋在身,随机应变,阳奉阴为,指鹿为马,以致精神错乱,独断专行,一切以自我划线,顺之者拉帮结伙,逆之者枉法追诉,因此,其权利行使之处,无不冤狱遍地,道路以目,万马齐喑,想必五年后薄熙来或下台,或入狱,或暴死,不论怎样,雾都山城都将摆脱恐惧的氛围,出现这样一种文坛盛事:文人争写重庆打黑“黑打” 的内幕小说或记实作品,民间深藏的证据将浮出水面,关押在狱中的受害者走出藩篱,历史的真相将逐步还原,公安人员刑讯逼供的细节将合盘托出,薄熙来,王立军等人成了卑鄙无耻的反角,而无数个胜过“渣滓洞”的秘密监禁地点将曝光,无数个蒙冤死去的“许云峰”,“江姐”等将走到聚光灯下,“华子良”式的重庆访民将站到前台,“小萝卜头”已长大成人,到那时,读者才恍然大悟:原来,“3,19枪击案”是薄熙来策划的一个阴谋,其目的是向中央和部队施压,逼迫上级批准他开展“唱红打黑”运动;“爱丁堡事件”是一个由商人季钲瀚和王立军导演的阴谋,其目的是杀人灭口,抢钱买官;彭治民,曾智强案也是一个阴谋,是因为他们传播了对薄熙来非议的言辞;而乌小青是被刑讯逼供死掉的,并非看守所里上吊自杀;李俊不是“黑社会”,是因为他不自觉地卷入了成都军区高层的内斗,也因为他积攒的“蛋糕”太大,令张海洋馋涎欲滴;文强没有强奸女大学生,那是罪不致死,苦心拼凑的,等等……请问,如此生动有趣,引人入胜的情节,《红岩》里有吗因此,新的《红岩》谁人写读者期待着!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