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瑞卿之子罗宇:走进有神论的心路历程 诉江应该立案 图


毛泽东心腹大将罗瑞卿之子罗宇10月份出版了《告别总参谋部》一书,近日更发表公开信呼吁“习近平老弟”结束一党专政在专访中,罗宇谈到自己“六四”一夜听枪声,逐渐从无神论者转变为有神论者的心路历程罗宇认为做人要做一个有道德有信仰的人,他支持法轮功“真、善、忍”,也支持法轮功学员诉江   作为典型的“红二代”,罗宇曾任职于中共总参谋部,官至大校因不愿与中共同流合污,罗宇在“六四”后离国出走,被开除军籍党籍 从无神论到有神论 记者:罗先生,您在书中向我们传递了一个信息,在“六四”以前您持一个无神论的观点,可是从“六四”那时候开始,不再提信神佛还是不信神佛,后来您变成了有神论者,您能谈谈这个心路历程吗 罗宇:过去受的教育就是无神论,那时候也没想过这方面的事第一次让我对无神论持怀疑态度是“六四”那天晚上,我书上写了这段 就是6月3日深夜到6月4日凌晨,我第二天要到巴黎去,那天晚上我睡在我父亲的床上,然后就有小虫咬我因为我坐过监狱也下过农村,所以知道臭虫是怎么回事把灯打开以后找,什么也没有,折腾一个晚上也没睡着睡不着觉的时候就听到外面“嗒嗒嗒嗒”的声音,我还以为是什么放鞭炮 早上工作人员在外面吃早餐回来了,说街上烧了军车,我才知道这不是鞭炮是打枪的声音我非常紧张,然后去了巴黎我第一次觉得这怎么回事呢这个房间里过去也没小虫,我从巴黎回来后这个床上也还是没有小虫 好多人为安排都安排不了这么巧的事我出国以后还发生一些事包括那个盗贼到我们的地方去抢劫,拿着真手枪但盗贼被警察击毙了,我太太很安全这在香港是没有过的事,连警察都说你们要感谢神佛,说打了5枪就找到了4颗弹头一颗弹头哪去了说是神佛拿走了发生了很多这样的事以后有人跟我说这个神佛的事,我就不吭气了 记者:您不吭气是代表什么呢 罗宇:就是说我对这个事情在思考,这个世界是有神还是无神后来我得出结论:这个世界是有神的,在人类之外有更高的生物或智慧存在,我们可能叫做神,当然你叫其它名字也可以 记者:是他们掌控人间的一切吗 罗宇:我觉得是我觉得神也是挺保护我的 做一个有道德有信仰的人 记者:您觉得为什么神佛会保护您呢 罗宇:那就是我还是个善良的人,我考虑问题不是从我个人利益出发“六四”杀学生,和我并没关系,但是我就觉得你邓小平可以上天安门广场,学生也可以上天安门广场,你为什么把坦克开出去了呢 记者:作为一个红二代,您这样的一个身份,能够把父辈对您的那种荫护抛弃的话很不容易⋯⋯ 罗宇:其实你说把我父辈对我的这种荫护抛弃了,不一定对这种荫护是一种什么方式就是说让自己的后代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有信仰的人,而不是一个钻到钱眼里不知道东南西北的人,这也是一种荫护邓小平给他子女的荫护就是,我给你们都塞满了钱我就走了,可能他认为这是一种荫护而我父亲对我的荫护呢可能就是应该做有道德有信仰的人 支持法轮功的官员 记者:据我知道您在书里提到的伍绍祖,这个人做到了国家体委主任,有消息传出伍绍祖对法轮功是非常支持的,您对这个人有所了解 罗宇:我对这个还是有点了解,他是我姐姐的同学,然后给王震当秘书在国内的时候,我们都有来往的我后来知道,他是支持法轮功的,因为他认为法轮功对群众锻炼身体强身健体,都有好处的,这是我所知道的他也是由于江泽民镇压法轮功以后下的台,他大概已经走了三年了,也是郁郁而终 我也知道他因为法轮功的事下了台,其实支持法轮功的人不只他一个 记者:您知道还有谁 说是李瑞环、朱镕基就是江泽民镇压法轮功之前让好几个人做了一个调查报告,说法轮功是怎么回事其中有一条是说法轮功健身,每年给节约多少多少医药费好像李瑞环自己也炼功,朱镕基也好像⋯⋯法轮功所谓“围攻中南海”,其实人家是和平抗议,那时是朱镕基出来见的法轮功请愿人所以在江泽民那个中央里面有很多人不同意镇压,我看有说朱镕基、李瑞环他们都不同意 诉江应该立案 记者:江泽民在镇压法轮功以后,给法轮功学员造成了非常大的迫害今年的5月1日,中共的最高法推出了“有案必立,有诉必应”这样一条法律政策,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在大陆有二十万人实名控告江泽民,您对这个事怎么看 罗宇:我支持!而且好像还不只二十万,还有好多 记者:还有超过一百万的人在连署举报江泽民 罗宇:在台湾,人家说陈水扁贪污,也举报,也立案调查,也把他关到监狱里面去所以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这个合理合法你去调查人家说的是不是实话比如说“有案必立”,现在都二十万了,你立不立办不办我看现在好像没立 记者:您觉得现在没立,将来会受理吗 罗宇:这个看中国向什么方向发展如果向民主方向发展的话,那是肯定会立的,但是如果还向专制方向发展的话,那可能就不会(立了) 早和中共划清界限了 记者:那您还有什么想跟我们谈的呢 罗宇:我实际上思想很开放,也很活跃我也很支持“真、善、忍”但是我真是好多事还不清楚,所以我说的也是一家之言,大家听听有帮助,我就很高兴,要是有不对的地方欢迎提醒 记者:您刚提到说您非常支持“真、善、忍”,而且在之前您也提到对《大纪元》发起的退党、退团、退少先队也是很支持的,那您是不是有一种想法:您也要公开退出中共这个组织 罗宇:我早就被人开除了!我是“六四”以后我就辞职了,上面批准了,我就走啦!走啦,那“党章”的规定六个月不交党费就自动地脱党了我走了大概两年以后,江泽民签发一纸中央军委主席令,开除了我的党籍和军籍所以我自己已经退了,26年前我就退了 记者:就是说您已经跟中共划清界限了 罗宇:我早就划清界限了我退党是我和它划清界限,它开除我是它和我划清界限所以我非常感谢这样的问题,因为我退党没几个人知道但是它发了一纸中央军委主席令,起码在军委档案里有这个命令 我是觉得它开除我党籍很好,因为我跟它根本不是一个理念,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