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传奇黑老大 夜总会招嫖致事发 看公安部水多深


2010年6月23日,公安部下达了针对聂磊的B级通缉令接近聂磊的一位匿名人士向本刊记者透露:“其实早在此前一个多月,就听到风声说,案子已经出了山东,公安部要参与查办”但是,话传到聂磊这里,他并没有太当回事,依旧在青岛待着青岛本地的网络论坛却炸开了锅,除了一致性地反问通缉令的真假,大部分帖子都集中到了调侃那区区5万元悬赏金上“难道聂磊就值5万块”显然,在他们眼里,近10年来在青岛声名显赫的聂磊,绝不仅是这个身价 不过,通缉令最起码证明了一件事在案情描述一栏里,发生在2010年3月27日凌晨的颐中皇冠假日酒店夜总会打架事件,成为聂磊案发的主要导火索此外,通缉令还提到聂磊参与贩卖毒品 知情人士告诉本刊记者,当年6月11日,也就是通缉令下发之前,青岛警方曾到聂磊及其父母家中搜查,并未查获毒品从后来的起诉材料看,贩卖毒品罪的被告人也不是聂磊,而是王某,2009年初至2009年七八月份,他先后分5次,通过宋某卖给聂磊冰毒共计76克,合计人民币6.1万元可见,毒品在聂磊案中所占分量,很有限 回到那次被视为导火索的冲突现场2010年3月26日,国际泳联跳水系列赛青岛站开赛的前一天,青岛方面在颐中皇冠假日酒店举行欢迎晚宴,参加者有来自13个国家和地区的近60名跳水运动员,以及来自国际泳联、国家体育局的领导们,青岛市长夏耕和副市长王修林都到场出席,规格颇高夏耕在会见国际泳联官员时还特意强调,这一比赛是北京奥运会帆船比赛后青岛举办的第一项国际大型A级赛事 就在晚宴结束后不久,新艺城夜总会的一位女经理带领4名女子出现在颐中皇冠假日酒店的大堂事后查明,这位高姓经理实际是新艺城夜总会的妈咪,4名女子都是小姐一位经营夜总会的人士向本刊记者介绍,一般来讲,小型酒店如果自己有夜总会,对外来的小姐会设法刁难,但是对于高档星级酒店来说,为了维护客人的隐私,通常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夜总会的小姐出台去其他酒店,在这一行中并不稀奇”可是,这天晚上,却起了冲突 版本有两个一个是说,因为当时很多运动员和赛事官员在此入住,酒店方面加强了安保,酒店保安在检查小姐们的房卡时发现了问题,遂禁止她们上楼另一种说法是,在大堂的雾之花夜总会保安对她们进行阻拦,双方发生争执雾之花夜总会就位于颐中皇冠假日酒店内部,不过,并非由酒店自主经营,而是外包给了一个于姓老板于老板是青岛人,外号“嘎嘎”,在当地也颇有名气 青岛市最繁华的香港中路上,新艺城夜总会与雾之花夜总会分列两侧,相距不过200米,当时都是青岛赫赫有名的夜场据起诉材料记述,争执后,高经理带领4名小姐回到新艺城夜总会,新艺城的总经理助理蔡某向总经理李岩反映,李岩让她将此事汇报给聂磊或任昊新艺城为聂磊和李岩合伙所开,任昊则是聂磊多年的司机和保镖,据说曾当过特警蔡某没有联系到聂磊,就到夜总会012房间找到任昊,任昊通过人纠集了几十个青年携带砍刀、棍棒来到颐中皇冠假日酒店大堂,先把前来消费的三位男青年打伤,又冲到雾之花夜总会打砸,并将雾之花的孙姓经理等3人砍伤 隔天的当地报纸上出现了这则新闻记者前往医院采访受伤的孙经理时,他说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被砍事情发生在国际跳水赛期间,又有这么多国际人士在此下榻,影响之恶劣可想而知 现在,颐中皇冠假日酒店的保安对此事闭口不谈,酒店的夜总会倒是正常营业,只不过改了名字,当时受伤的孙经理也还在上班,不过他也拒绝接受采访本刊记者就以上两种版本请教上述业内人士,他推测,后一种版本的可能性更大,“酒店方面一般不会掺和这些” 如果真是如此,那这次打架,实际上就成了两家夜总会之间由竞争而引发的冲突或许聂磊也是这样想的,事后查明,他当时人在韩国,对当晚的经过并不清楚不过,起诉材料记录,聂磊得知情况后,为相关涉案人员提供了逃跑和藏匿的资金 从6月23日下发通缉令到9月1日聂磊被抓,其间两个多月,聂磊仍在国内有接近他的人士告诉本刊记者:“其间很多人曾劝他出国躲避,他想出国也不难,但他觉得没多大事,始终没走” 9月2日,青岛警方将在北京被抓的聂磊带回9月8日,当地媒体公布了一条小消息,青岛警方宣布,辗转17省地市,抓获聂磊为首的犯罪团伙130多名成员直到这时,青岛百姓才真的相信,“聂磊倒了” 值得注意的是从起诉材料上看,聂磊于2010年9月30日由青岛警方执行逮捕时,检察院批复的罪名只有组织卖淫罪同年11月30日,罪名才成了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由青岛警方重新计算侦查羁押期限与此呼应,涉案的任昊、李岩等人,早在当年五六月份就已经被抓,但也是在10月下旬至11月,涉案罪名发生变化 变化还未完结按照青岛警方的通报,案子在2010年12月结束侦查移交给检方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律师告诉本刊记者,案子在今年5月和8月,两度延期开庭9月29日,案情又生变化,青岛警界“大地震”,两个区的公安分局局长落马,青岛警方通报称,至今共有14名警员因涉及聂磊案而落马但据本刊记者了解,数目不止于此,况且警队内部的清查由更高级别的专案组在负责,至今仍未完结接近警方的人士告诉本刊记者,警队内部现在有些人心惶惶,甚至某派出所副所长接受调查期间在办公室上吊自杀,就在本刊记者抵达青岛的第三天,11月3日,相传又有市公安局的4名警察因聂磊案而被专案组控制 在青岛,说起聂磊,几乎无人不晓早在出事前,聂磊的大名在当地已经成了黑社会的代名词,但能说出聂磊长相如何、身高几尺的人却不多本刊记者看到的一幅聂磊生活照显示,他留短发,戴个近视眼镜,穿着并不张扬,长相有些斯文甚至有关他被抓捕的细节,都被演绎成多种版本一种说法是他在普陀山,通电话时被警方的语音识别系统识破,由此败落被抓;更离奇的版本是,聂磊是去年夏天在位于福州南路上的政法公寓被抓的政法公寓是青岛市公检法系统的住宅小区,相传聂磊租下其中一个交警的房子,在里面打牌的时候被警方抓获虽是谣言,但聂磊与当地警方的亲密,却是公开的秘密 聂磊的童年是在青岛西镇度过的当年德国占领青岛后,西镇逐渐成为小商贩、穷人和苦力的栖身之处,最开始就是一片窝棚区后来,青岛一中在此建立,这一片区才慢慢形成了一片像样的居民区聂磊的父母都是上世纪60年代的大学生,母亲在青岛一中任数学老师,父亲在不远的二十四中做到教导主任 了解聂家的人士告诉本刊记者,聂磊有两个妹妹,小时候父母都上班,无暇照看,他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爷爷曾在铁路系统当电工,聂磊初中毕业后,跟着爷爷学电工,曾在铁路上待过一段时间可是,1983年,不满17岁的聂磊遇到了人生的第一道坎儿 当时,正值全国掀起“严打”之风,聂磊因一起抢劫案被法院判刑6年熟悉这一案子的知情人士向本刊记者回忆说,那是一个下雨天,聂磊在回家路上,遇到两个小青年拦住另一个小伙子要钱,掏遍全身口袋只有1块3毛5分钱聂磊上前劝说,让那两个小青年给小伙子留1毛钱好坐车回家事后,聂磊独自回家,据说并没有从那两个人手里分到钱,但没几天随着那两人的落网他也被抓了公判大会上,尚未成年的他以抢劫罪的名义被判入狱6年 聂磊的人生或许就此转折他先到少管所待了一年多,后又转到监狱直到1985年被改判为拘役6个月时,他已经在里面度过了两年多知情者回忆,从监狱出来后,法院的人带着一纸类似“平反”证明样的文件来到聂家,聂磊签完字后,就跟法院来人打了一架“他当时已经很聪明了,直到彻底恢复了自由,才敢发泄出心中的怨气后来的性格,肯定多多少少会受到这件事的影响,交往的人也不一样了”从现在的起诉材料看,团伙中的多名被告都有过上世纪80年代被判刑的经历 经此一段牢狱之灾,聂磊已经很难再到正规的单位上班后经人介绍,他到即墨路市场摆摊卖鞋,后来还自己开了家索尼音响店大约在1994年左右,聂磊迎来了人生的第一个大机遇 当时,青岛的房地产开发业刚刚兴起不久,尤其在东部的市南地区,地皮还很便宜聂磊通过家人介绍结识了一位房地产老板,很快决定投身这一行业他通过关系从胶州农村信用社贷款两个亿“当时贷款利息很高,大概是30%,而且直接从本金里扣除”熟悉这一过程的人士向本刊记者介绍说,“聂磊属于胆子大的人,贷到钱很快就买下几块地开始盖楼了”他先后成立了群力置业公司、祥隆置业公司和明珠房地产公司,开始进入房地产业 位于东海中路的明珠新村小区就是其中一个项目没想到,楼快盖好的时候,发放贷款的胶州信用社却宣布破产了存款户告到法院,法院向聂磊追款,可是楼没有盖好,聂磊也无力还贷最后判下来,办法是让那些有存款的人到聂磊开发的小区低价买楼,以此相抵“当时房价便宜,很多大单位出面,一买就是一个单元,聂磊的房子很快就卖完了”知情人士介绍说聂磊因祸得福,资金很快回笼,不仅顺利还上贷款,还就此淘到了第一桶大金 完成原始积累后,1998年左右,青岛街面上兴起一股开设游戏厅的风潮,“有老虎机的场子不下四五十家”聂磊也进入这一行业,先后跟人合伙在海泊路、南京路等地开设了震泰游戏厅、红星娱乐城、福满多娱乐城等场子 “这或许才是聂磊真正的转折点,如果不进入这一行业而是老老实实干房地产,或许不至于到今天”接近聂磊的人士向本刊记者感慨的确,从现在的起诉材料看,整个团伙涉及的两宗命案,全部发生在这一时期一起是1999年7月16日,一位名叫王军的小伙子到红星娱乐城去散发广告传单,被娱乐城的工作人员殴打据起诉材料描述,后来聂磊到场,也参与了殴打,并叫来对方老板训斥一顿结果,王军被送院,3天后不治身亡另一起,1999年8月,震泰游戏厅一名叫胡玉海的员工携款潜逃,后来被聂磊手下的人找到带回,经过长时间殴打和拘禁,虽然最后交给了来接他的亲属带走,可几天后还是在医院不治身亡 上世纪90年代末的青岛,娱乐业繁盛一时,也混乱至极,基本各个片区都有各自大哥,相互之间还经常火并“当时,聂磊的名气还不大,在青岛排不上号,不过,他属于头脑聪明的那种人,经常会给人出谋划策,讲究哥们儿义气,交朋友很有一套”熟悉那段历史的一位匿名人士告诉本刊记者直到现在,说起那段历史,可以佐证的最普遍例子就是原青岛市公安局长万国忠的自杀那是2000年,公安部暗访发现青岛“黄、赌”现象严重,名噪一时的是一家名为大富豪的夜总会当年6月29日,公安部派出治安行动队赴青岛突击检查,结果,因为消息走露,行动失败,引起全国哗然央视“焦点访谈”栏目还就此做过报道,事后查明,是时任四方区公安分局某副局长透风报信,后被革职,青岛市公安局长万国忠也很快引咎辞职不料,随后在接受纪委调查期间,万国忠跳楼自杀,此案不了了之 进入新世纪,聂磊的房地产开发步伐放慢了不少起诉材料显示,聂磊在2000年左右开始染指赌场,先后在大酒店、别墅区、洗浴中心等地,以“龙虎斗”、“百家乐”等形式开设赌场,至2007年初共获利5000余万元2008年后,又与人合伙开设数家新赌场,至2010年初共获利5000余万元仅此一项,在10年间,就获利超过1亿元,成为该团伙的主要经济来源与此同时,聂磊于2005年左右,开始进入夜总会行业由房地产到游戏厅,再到赌场和夜总会,聂磊一步步走向深渊 做大与夜总会 香港中路,青岛最繁华的一条大道,地标性的摩天大楼沿街林立,青岛的五星级大酒店也多集中在周围新艺城夜总会与其他夜总会不同的一点是,它并没有依附一家大酒店,而是单独开设上述业内人士向本刊记者分析,一般高级酒店都会有配套的夜总会,酒店为夜总会提供优质客源,夜总会又反过来为酒店聚拢人气,相互收益,但青岛五星级酒店的资源有限,单独开设的夜总会,要想做大非有超强实力不可 的确如此,新艺城夜总会可谓是强强联合的结果在青岛,说起夜总会这一行业,普遍认为李岩才是元老级人物,这位原市政协委员,早在20年前就闻名业界,同样在香港中路丽晶酒店旁边的百老汇夜总会,以前也是李岩所开,只不过后来转包给别人知情人士介绍,2006年,李岩与聂磊合伙投资开设新艺城,李占45%股份,聂占55%股份,但对外,由李岩担任总经理“聂磊通过几年的闯荡,当时在社会上以讲江湖义气而名声壮大,外界又流传他在市里和警界关系深厚,很多开夜店的老板也想靠上他,算是买个平安” 聂磊的江湖名声,到底是因为什么而大起来的,似乎很难找到一个“一战成名”的例子普遍一致的说法是,他的性格有很强的两面性,一方面,对手下的小弟非常大方,仗义疏财,本刊记者辗转从一位曾跟随聂磊的小弟那里得到一个较为夸张的描述,说聂磊的车后备厢里常年放着二三十万元现金,他让手下人去帮忙买个什么东西,回来都是一千两千地给钱,从不计较一位曾经多次见过聂磊的夜场保安也告诉本刊记者,聂磊每次来玩,一下车就给保安塞小费,通常是500块钱,也因此,他在这些人心目中,是个近乎明星似的人物,甚至很多刚出道的小伙子,以见过聂磊为向他人炫耀的资本由此带来的后果,便是越来越多的人,不管认识不认识聂磊,都喜欢打着他的旗号做事,不止一位接近聂磊的人士向本刊记者回忆,很多次碰到吹牛说认识聂磊的人都根本不知道聂磊长什么样 另外一面,聂磊对于仇家的心狠手辣也被广为流传,起诉书上列出的清单是,2人死亡、1人重伤、13人轻伤、8人轻微伤“家法很严,被剁根手指头的人不在少数,大家既崇拜他又很怕惹他不高兴”那位小弟说单纯从起诉材料上看,让人印象深刻的一起案件是,2009年聂磊怀疑妻子出轨,指使人教训与她有染的朱某,前后3次,任昊等人先是殴打朱某,第二次将硫酸倒在朱某的会阴处,第三次直接用打火机和雪茄烟将朱某的面部及会阴等多处烧伤 最近四五年,聂磊这个名字成了“青岛老大”的象征,还因为或真或假的警队关系从起诉材料上就能看得出,多数致人伤害案件,都是由任昊等手下人所为,事后,聂磊一般充当了“善后”的角色,或者找人顶罪,或者帮人脱罪现在,越来越多警队内部人员因聂磊案受牵连,或可佐证他在警队内部的能量 “虽然国家法律规定,开设夜总会不再需要办理治安许可证,警察也一般不能穿着制服去查场子,但是,夜总会一般是暴力事件频发的场所,一旦发生暴力案件,警察就可借此进入,一旦停业整顿,钱就打了水漂”前述业内人士向本刊记者分析,因此,进入这一行业的人士,一般或多或少都在警队内部和社会大哥间有些关系,所谓黑白两道,维持着一种微妙的平衡 聂磊到底是什么时候正式进入夜总会行业的,又是什么时候与警方开始密切的,这些问题在案件明了之前尚难考证但可以肯定的是,新艺城是聂磊在这一行业的巅峰之作,也成了他的滑铁卢 各地娱乐业因经济环境不同而略有差异按照前述业内人士的分析,青岛本地人士消费水平和消费观念都趋于保守,夜总会也多是外地商务客源或者接待所用现在全市处于第一集团的红火场子,不过那么六七家,但是,已经没有一家像当年新艺城那样火暴“夜总会的竞争力主要有两个,一个是装潢要好,来这里消费的一般是带朋友或者客户,要的就是个面子和排场另一个是小姐质量和妈咪的经营能力,一个好的妈咪,不仅手下有一批好的小姐,还会带来优质的稳定客源”前述业内人士分析说 事实如此,新艺城的装潢,在青岛的夜总会圈里有口皆碑,另外,凭借着李岩多年经营夜总会的资源,手下有一批经营能力很强的妈咪经理另外,有了解新艺城的匿名人士向本刊记者介绍,这个场子当年红火的很大原因是小姐质量高,“一般场子的小姐大多数是全职的,而新艺城笼络了一大批兼职的美女,其中很多是在校大学生,来的客人都觉得新鲜,自然很受欢迎” 夜总会的收入里,房间费用基本可以忽略不计,小姐的陪酒消费,一般每人每晚300元,也不是主要收入真正占大头的是酒水和小姐出台获利的分成,“酒水收入大概能占一个场子的70%,小姐质量高,客人玩得高兴,酒水消费自然就高”另一位业内人士向本刊记者介绍:“一般出台一次1200元到2000元不等,公司与小姐对半分”起诉材料显示,从2006年12月到2010年6月,新艺城夜总会的外出卖淫女青年一般维持在150人的规模,每日安排少则10余人次,多则60余人次,共计获利5000余万元 据接近聂磊的人士介绍,虽然最近两三年,聂磊也意识到自己的名声可能是一种危险,他也有意识地开始严管手下人,并且对于找上门来帮忙的人大多拒绝,甚至还把一位曾冒他的名行事的老板教训了一通但是,多年积累,已经积重难返,悬崖面前很难刹车了 相比新艺城的火暴场面,开设在颐中皇冠假日酒店里的雾之花夜总会却稍显冷清,正如前述了解新艺城的人士所言,雾之花的小姐多为职业性工作者,人气不太旺,暗中的叫劲一直存在至少有三个消息源都提到,就在打架事件的前几天,雾之花夜总会的几个人到新艺城消费,还产生了摩擦有此裂痕,直至爆发冲突据说,聂磊后来曾试图找雾之花的老板协商解决,但对方并没有答应 网友评:雾之花的老板直通公安部,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