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建急先鋒”後,體育場館何時回歸群眾懷抱?


新華社瀋陽9月7日電 題:“城建急先鋒”後,體育場館何時回歸群眾懷抱     新華社記者     第十二屆全運會正在激戰中,而社會圍繞運動會規模最龐大的基礎設施--場館問題的討論也漸漸熱鬧起來在城市化背景下,這筆巨大的財富究竟能否為民所用而異化為“城建急先鋒”的體育場館又何時能回歸群眾懷抱新華社記者對此進行了採訪調查     2010年以來,包括廣州亞運會、深圳大運會、遼寧全運會在內的一系列國際和國內體育賽事的籌辦中,轟轟烈烈的場館建設顯然與城市化進程有著不可割裂的關係     2011年舉行的深圳大運會共使用63個體育場館,其中新建的22個場館有一半以上佈局在原特區外地區,圍繞場館的交通、商業等配套建設更是大踏步前進官方發言人表示,大運會讓“關外”不再是深圳的“軟肋”和“短板”     2010年廣州亞運會召開之際,亞運城的房價還沒有過萬,但三年後,這個曾經被認為“偏遠”地區的房價已經超越16000元/平方米     遼寧全運會雖然只有25個新建場館,只佔總場館的五分之一強,但多數建在郊外位於渾南新區的全運村,更是某開發商的一個大型商業住宅項目記者了解到,瀋陽全運村從一年前開盤時7000元/平方米直逼9000元/平方米     在這些大型賽事中,場館的建設不再以競賽為中心,而是異化成了“造城計劃”的急先鋒     然而,這些場館在完成城建“衝鋒”後,往往陷入尷尬     在廣州,位於番禺區的亞運城綜合體育館距離市中心30公里,缺乏配套讓這裡難以再利用;在廣東佛山,2006年建成的世紀蓮體育中心建成以來只是零星地承接過國際足球賽,如今門可羅雀,運營主要依靠地方財政補貼;即使是北京奧運會的一些場館也是門庭冷落,順義水上奧林匹克公園、朝陽公園沙灘排球館、老山自行車館等一些場館都已經處於閒置或半閒置狀態……     與之相比,本屆全運會在這方面花了不少心思首先,全運會新建場館只有25個,佔場館總數的21.4%,其中純粹為全運會新建的只有10個,佔場館總數的8.5%25個新建場館中有9個建在了高校     而以承辦全運會為契機,遼寧省實施“十個一工程”,即每個地級市建設一個體育場、一個體育館、一個游泳館、一個網球館、一個全民健身中心,每個縣建設一個青少年體育活動中心,鄉鎮建設一個3000平方米的健身廣場,街道建設一個1500平方米的健身廣場,行政村建設一個農民健身工程,社區建設一套健身路徑     不過,這些努力距離“全民共用”似乎還有很長路要走在全運會的過程中,場館利用的問題其實已經浮出水面     位於瀋陽蘇家屯的馬術中心,被許多運動員和教練員讚許為具有國際標準的賽場儘管已有規劃,但對於建設這樣一座佔地上千畝的專業馬術場,即使是“圈內人”也有些擔憂其賽後利用問題     “業內”的擔心不無緣由,為十運會修建的南京賽馬場賽後基本處於閒置狀態,如今偌大一個賽馬場成了大停車場;上屆全運會修建的濟南國際賽馬場也“無人問津”,今年的全國馬術三項賽錦標賽,還是這個場館十一運會後的首次啟用     如果說現在賽後利用為時尚早,那麼在比賽當中的場館門庭冷落的現象則讓人感到更加疑惑在全運會射擊、射箭、舉重、馬術等項目,看臺上基本難見普通觀眾     記者了解到,射擊、射箭和場地自行車場館都位於瀋陽郊區的遼寧省體育局柏葉訓練基地,距離最近的市區至少也在20公里以上,這裡不但沒有公共交通,而且周圍的諸如停車場等配套設施也沒有,觀眾除了自駕車根本到不了現場U18青年女足,球場距離盤錦市區約有四五十公里這樣的距離,吸引觀眾稱為了一句空話     不過,對舉辦大型賽事的這些城市來說,為了城市化的建設,弄幾個無人問津的場館“犧牲”一下似乎不成問題     一方面是群眾健身無處可去,一方面是場館大量閒置在這樣的情況下,“全民健身,共用全運”描繪出的美妙圖景似乎難以一一變現此外,這更代表了城鎮化建設中施政者的一種思維缺失:社區的文體配套措施成為可有可無     “其實,大型體育場館賽後利用一直是世界性難題”常年研究體育產業和體育經濟的江蘇省體育局副局長顏爭鳴說,“現在的問題就是如何避免浪費,如何盡最大可能的開發利用”     在城市化的巨大慣性下,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